当前位置:首页 > 人口政策 >

中国2035年将面临人口负债 经济或停滞倒退

日期:2014-11-20 类别:人口政策

目前世界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与1957年瑞典的平均预期寿命差不多。因此,我们计算了瑞典1957年的生命表人口的总抚养比,将总抚养比的上下5%范围内视作人口盈亏平衡区域,超过5%视作人口负债,而低于5%时即为人口红利。据此我们计算得到当总抚养比低于53%时即为人口红利,而高于59%时即为人口负债,而总抚养比介于53%至59%之间即为人口盈亏平衡区域。

日报:你认为中国在哪个时间点会进入负债期?人口负债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陈友华:中国大概在2035年后就要进入人口负债期。人口红利与人口负债产生的根源在于现代人口转变。人口负债是由于生育率与死亡率的下降和平均预期寿命的延长所引起的,即由少子老龄化引起的。人口负债意味着人口负担太重,超出了其合理的范围,创造的财富多用来消费,积存较少,极端情形时还动用以往的积蓄,从而用于积累与投资的资源不足,进而限制了经济增长,经济因此可能出现停滞甚至是倒退。比如,日本之今天就具有这方面的特征。

“普遍二孩”有多远

日报:关于人口负债,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依然感觉中国是人口第一大国,人口太多等观念深入人心。你怎么评价这种现象?在人口负债问题上有什么应对措施?

陈友华:人口红利与人口负债都是从人口结构方面谈人口负担及其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的,由此可见,人口红利与人口负债是一个人口结构问题,而中国人口的多少本是一个人口数量的概念,人口数量与人口结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中国目前仍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这一状况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是不可能改变的。

中国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同时也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且中国的人口密度低于很多世界国家。因此,中国人口太多的说法实际上存在许多较为严重的问题。

日报:从中国的人口数量和结构现状来看,你如何评价过去十多年中国从双独二孩到单独二孩的调整步伐?单独二孩到9月底申请者仅有80多万对,这传达出什么信息?官方表示政策实施开局良好,运行平稳,但外界依然关注,现在的中国人口(从数量到结构)有哪些危机值得决策者警醒的?对下一步生育政策走向你有什么建议?

陈友华: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初妇女总和生育率就已经低于更替水平,进入低生育率时代,且生育率持续走低,极可能已经掉入“低生育率陷阱”。

单独二孩政策从实施到现在,全国仅有80多万对单独夫妇申请生育第二个孩子,大大低于专家学者事前的预期。造成这一现象出现的可能原因:一是以往参照的数据存在较多的问题,高估了以往积存的“单独夫妇”数量;二是群众的生育观念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少生甚至不生成为越来越多人的自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