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人口 > 亚洲 > 中国 >

16-24岁人口失业率15.4% 如何改善青年人群就业形势?

日期:2021-07-16 类别:中国

上半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698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63.5%。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0%,与5月份持平,比上年同期下降0.7个百分点。本地户籍人口调查失业率为5.0%,外来户籍人口调查失业率为5.1%。

但是,数据同时暴露出一定隐忧:16-24岁人口、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分别为15.4%、4.2%。而16-24岁人口是刚刚走进就业市场的年轻人群,他们一方面消费能力强,一方面就业经验较少。

“我们认为失业的结构性问题恶化是全面降准的重要原因。6月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达到15.4%,比5月上升1.6个百分点,创数据公布以来的历史新高,且升幅较5月明显扩大。通过降低融资成本,保市场主体进而改善青年人群的就业形势。”招商宏观研究报告显示,6月各项数据表现不弱,以两年平均增速计,GDP、出口、社零等主要经济指标好于预期,这说明7月全面降准的原因并非市场此前猜测的短期经济数据明显滑坡所致。

为何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远远高于25-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这也造成了很多大学毕业生遭遇毕业即失业的尴尬局面。

“在义务教育之外,我们也应注重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合理优化,注重让受教育者获得更多的劳动素质和技能。”6月6日,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新百年的中国与世界:从人口大国迈向人力资源大国》表示,中国目前大学毛入学率已经超过50%,但是很多学习内容在毕业后的工作和生活中并没有发挥出实际作用,这意味着学生在不断延长的受教育年限中学了很多对自身成长、自我发展无用的知识,这无疑是教育资源的巨大浪费。在给定同样的教育年限下,中国的教育在未来要注意技能型、素质型教育的提升。在义务教育之外,教育体系应更加灵活化,应鼓励年轻人客观看待自我的职业生涯,参加职业培训,而不是一味地鼓励他们都去选择大学的学位项目;应鼓励企业和学校建立良好的伙伴关系,让职业教育为国家培育高技能工人,以适应我国未来产业升级的大趋势,并满足科技行业和高端制造业对高技能工人的大量需求;同时也应加大宣传力度来提高国民对高水平职业培训的认可,并说明这些培训可以带来成功的职业生涯。在这方面,这些来自于德国职业教育的成功经验给我们 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中国65 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为 1.91 亿,人口老龄化水平为13.5%,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在2013年达到10.06亿人峰值,之后开始下降;占总人口比重在2010年达到74.5%峰值,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当前劳动年龄人口占比为 68.5%。

“在新的发展阶段,应该充分考虑健康、教育等表征人口素质的因素对人力资源的影响,跳出人口结构与人口红利的传统逻辑,关注人本身的发展,而不是人口数量的增减,国家的政策应该重点关注如何保护、提升和用好中国的社会人力资源总量。”《新百年的中国与世界:从人口大国迈向人力资源大国》认为,人力资源总量而非人口总量是经济长期发展的基础。随着人们健康状况的持续改善、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传统的以人口数量或年轻人口数量为标准的指标已经不足以对当前我国人力资源储备进行精准测度。

上述报告显示,人力资源总量是指一个经济体内考虑到人口素质(包括健康水平和受教育水平) 的有能力参与经济社会活动的人口工作时间储备。在综合考虑人口结构的变化、健康和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之后,中国最近20年以来人力资源总量整体上呈现不断上升的趋势,2019 年人力资源总量相较2000年提高14%。根据预测,随着教育和健康水平的继续提升,中国的人力资源总量将在 2050年之前保持平稳缓慢上升。

当前,中国GDP虽已稳居全球第二,但人均GDP远低于日本和欧美发达国家。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殷剑峰撰文指出,提高人均GDP可以通过技术进步和提高人均资本存量实现。从发展经济学的观点看,资本积累可以直接提高人均GDP;技术进步必须物化于资本中才能推动经济发展,例如,企业的专利必须运用到机器设备中才能产生经济效益。因此,提高人均GDP的关键在于提高人均资本存量,二者一定是相匹配的。2017年中国的人均GDP约为印度的六倍,肯尼亚的七倍,与之相对应,中国的人均资本存量约为印度的四倍,肯尼亚的十倍。低人均资本存量和低资本投资效率意味着可能将陷入增长陷阱。要走出增长陷阱,关键在于提高资本边际报酬,在保持和提高资本边际报酬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人均资本存量。提高资本边际报酬可以从技术进步、增加劳动力、资源的配置效率这三个方面考虑。

人口退潮即将来临,中国只能寄望于技术进步和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上提高资本边际报酬?

“今天我们处在数字经济时代,从农业经济到工业经济再到数字经济,会发现里面的核心资源从土地、劳动转变到资本、技术。到了数字经济时代里面核心、关键的因素都已经变成了数据,我们如何对数据利用算法加工处理运算做指引,这其实是一个挑战。”7月5日,北森云计算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朝晖在“2021中国人力资源官超级盛典”上表示,所有的人力资源业务都值得用数字化重新做一遍,对CHRO而言,更应该思考的是数据在这个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如何让企业的信息化、数字化过程走得更远更深,然后让人力资源业务和数字化之间有一个更深入的结合。

在现代社会当中,企业里面本身是一个不均衡的状态,有的企业还在完成业务数据化的状态,而有的企业却在思考数据业务化,信息化的部分是前者,最后智能化的部分是后者。这两者在当前而言,对绝大多数企业更有价值的是所有的HR业务都值得用数字化重新做一遍。

作为一家一体化HR SaaS及人才管理平台,今年5月11日,北森完成2.6亿美元的F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二期、高盛、春华资本、富达国际联合投资,老股东经纬中国、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元生资本、深创投持续追加投资,华兴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据北森联合创始人兼CEO纪伟国透露,自上轮融资之后,北森在两年时间内估值翻三番,本轮融资完成后,北森估值近20亿美元,约100亿人民币,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一体化HR SaaS产品创新、客户成功体系完善以及组织和人才建设。

众多资本的进入,正是看中在中国人口退潮的当下,人力资源管理正在涨潮。软银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Kentaro Matsui表示,“我们非常看好北森作为中国HR SaaS领导者的潜力,公司目前已经完成了从招聘、入职、人事到绩效、继任、离职的全产品线构建,为企业提供覆盖员工全周期的一体化人力资源管理SaaS解决方案。我们非常高兴能与北森团队合作,我们期待并将支持北森在提升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效率上的不断创新和进步。”

高盛资产管理部董事总经理孙梦曦谈到:“云计算和大数据的进一步采用使中国人力资源SaaS市场具有更光明的前景。北森通过长期专注研发和客户服务已成为市场领军者,其独特定位亦使北森在人力资源软件市场发展和成长中获益。”

截至目前,北森已服务超过6000家中大型企业,其中70%为中国500强企业,覆盖超过16万的HR和超过1500万的企业员工,涉及领域包括IT互联网、泛地产、高科技制造、连锁零售、教育、金融等,服务浦发银行、中信银行、人保集团、融创中国等大型机构。